Tag / Travel

    Loading posts...
  • DSC9298-2.jpg

    Segments and Points – Merry Christmas

    I went to London at the beginning of December last year for work, and after that I decided to stay there for a couple of days to enjoy the winter time(since there is literarily no winter in the country I stay). I went there by myself, and met some friends who work there. Merry Christmas…
  • 关于一座城 - 三明治和蛋饼

    这是我第一次去台湾,对于台湾的印象仅限于大约十年前看的一些台湾偶像剧的片段和这些年来朋友们在各种社交网络上发的照片。 这次去了三个地方,高雄,台北,花莲。三座城各有各的特点,但是也有着相似的小清新和台湾人民的热心。 三明治和蛋饼 台湾的三明治和三明治虽然不是最出名的小吃,但是却是深得我喜爱的早餐。简单亲切,味道清淡却美味。感觉就像是台湾人的亲切友善。无论是在高雄,在台北,还是在花莲,路人于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总会会心的微笑。在我和S找不到路看地图的时候,路人都会主动告诉你你要找的地方在哪里。 “去车站么,我载你们去好了” 那天早上睡了懒觉,十点多起来阳光温暖的洒在我们住的民宿,那是安安静静的小巷里的一件三层的小房子。我们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日本风格,屋子很简单,一张榻榻米,一个复古的衣柜,窗子很大,窗纸过滤过的夏天的阳光,明媚而温柔。满心欢喜地到楼下觅食,看见街边小店买蛋饼和三明治。 我和S都是喜欢吃清淡早餐的人,食物正合口味,然后我们打算去美浓镇,可是不知道怎么去,便问店里的年轻人。他一连可爱憨厚的模样,说可以帮我们查查看,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骑机车来来往往,加上美浓镇有些偏僻,所以他也不知道。“可以先去左营的捷运站,然后坐客运去美浓”,年轻人一边翻着手机,照着路线,对我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去车站么,我载你们去好了”,在一家不起眼的早餐店里,一个短头发女孩子对我们说。我们都是店里的客人。于是我和S便搭了这个女孩的车。后来在车上交谈,才知道她并不是顺路,是特地载我们去车站。虽然不远,但是我们还是很感谢她。 后来在台北,在台北车站附近,我们又吃了一次蛋饼和三明治作早餐。那是台风过后一个柔和的早上,路上还散落着台风来袭的痕迹,树枝在路上东倒西歪的躺着。但是已经能够看到阳光,在台风过后的宁静早晨,吃一顿温暖舒适的早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S问我中文怎样讲"The sandwich tastes good",我告诉了他,然后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对店里做三明治的阿姨说“三明治很好吃”,阿姨害羞的笑了笑。店子外面,已经可以看到外国人骑着租来的自行车来往。我们也踏上了去往花莲的旅程。
  • Voluntourism – Helpful Aid Or Just A Warm Fuzzie?

    There has been something of an explosion in the travel industry of a new form of travel dubbed “voluntourism”. Part community service, part holiday, participants agree to help out as volunteers as part of their holiday package. The range of opportunities on offer and the number of companies getting in on the action has expanded dra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