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 All about a city / Travelling

    Loading posts...
  • 记 – 古晋

    上次旅行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这次短暂的旅行的终点是古晋。 斋戒 古晋,在马来西亚的东部的砂拉越的首府。虽说砂拉越文化颇有不同,但是对于作为首府的城市,我也是多少没有什么期待,不过是另外一座城市罢了。不过到达当天正式马来的开斋节,整个城市拂去了焦躁的人来人往,仿佛空城,倒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开斋节是伊斯兰教解除一个月斋戒的节日,在马来西亚,这一天大家都会回家团聚。坚持一个月的斋戒的结束,想想的却是值得好好庆祝的日子。 飞机下降的时候古晋已入夜,从飞机狭小的窗口可以看到小城的五色烟火,像是变幻的肥皂泡在大地上星星点点的绽开。到达住所的时候,楼下的小巷装饰着一排排红色的灯笼,不大不小,喜庆却又不喧闹,像是成熟的果实一样缀在两排房屋之间,夜晚降临的时候,配合着柔和的街灯,静谧的很。 这次旅行并没有什么计划,或者一定要做的事,只是对当前的生活短暂的抽离,换一座城,换一换心情。大多的时候,S和我两个人都只是在街上走走看看,累了就回到住处休息,做些闲杂的事情。我们住在一座小楼的顶层的房间,举架很高,还有一间阁楼和阳台,房间有五六扇落地窗,白天如果没有下雨,阳光遍洒进来,映在宽厚的木地板上,很适合看看书写写字。可能是因为节日的缘故,街上的店铺都没有开门,只有几家点心店零零散散的开着门,每每走过楼下的小巷子,若是恰巧与里面的大婶儿目光相会,都会彼此点头微笑。 艳阳 这里的天气似乎没有新加坡那么潮湿,让人在温吞的午后透不过气。我是喜欢太阳的,印象最深的是初中的军训,在山中的军营操场上灼热的太阳和初春的时候哈尔滨乍暖还寒的晴日。无论是前者或者是后者,当我闭着眼一动不动的站在阳光中的时候,眼睛依然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像在梅雨的季节的稻草人,在心中积郁了除不去的那份潮湿在看得见的灼热阳光下一点一点的蒸发殆尽。闭着眼睛,我便可以以第三人称的视角看着一动不动的自己变得干燥清爽。最后一天的下午,就是这样一个大晴天,我俩悠哉的走去砂拉越伊斯兰博物馆,见惯了大都市的博物馆,这里显的有点冷清,像是普通的乡间小楼。门口有一些稀稀疏疏的杂草,灼热的午后,安安静静的,只听得到空调嗡嗡作响,伊斯兰风格的博物馆墙壁上有着清真蓝色的图案。走进博物馆,里面有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工作人员,他热情的和我们打了招呼,说博物馆免费,里面有左中右三个展厅,因为是开斋节,访客除了我们以外,一个人都没有。在博物馆不远处政府在新建一座博物馆,大概会在三年之后开始营业。 部落 短暂停留其中的一天,S和我决定去砂拉越文化村看看。因为十一点半的时候有原住民的表演,所以我们十点多就出发了,经过45分钟的车程,我们到了被森林环绕的文化村。到的时候刚刚好赶上演出开始。舞台上不知了图腾一样的道具,演出有原住民独特的舞蹈以及乐器。整体的感觉是以猎捕自然为主题的比较多。舞蹈的节奏都比较缓慢,舞步也很轻柔,脚尖跟着节奏轻轻的点地或者展示猎人厚实的力量。 整个村落有七种部落的建筑,Bidayu、Iban、Penan、Orang、Ulu、Melanau、马来族和华族。沿着地图,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一种叫做sape的一种传统乐器悠扬的琴声。在Ulu房屋的门口有一幅树的壁画,枝叶交错,是部落的族谱,据说一些原住民是可以从中读出历史。弹琴的人就坐在壁画前,赶上对的时间还可以看见漂亮的原住民姑娘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虽然知道文化村只是给游客看的轻浮的表面,真正深刻的习俗跟着还以部落形式生活的人应该已经躲进深林,远离了时代的喧嚣,但是我感叹于这个世界的多元无与伦比的精细与浩瀚
  • DSC9298-2.jpg

    Segments and Points – Merry Christmas

    I went to London at the beginning of December last year for work, and after that I decided to stay there for a couple of days to enjoy the winter time(since there is literarily no winter in the country I stay). I went there by myself, and met some friends who work there. Merry Christmas…
  • 关于一座城 - 三明治和蛋饼

    这是我第一次去台湾,对于台湾的印象仅限于大约十年前看的一些台湾偶像剧的片段和这些年来朋友们在各种社交网络上发的照片。 这次去了三个地方,高雄,台北,花莲。三座城各有各的特点,但是也有着相似的小清新和台湾人民的热心。 三明治和蛋饼 台湾的三明治和三明治虽然不是最出名的小吃,但是却是深得我喜爱的早餐。简单亲切,味道清淡却美味。感觉就像是台湾人的亲切友善。无论是在高雄,在台北,还是在花莲,路人于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总会会心的微笑。在我和S找不到路看地图的时候,路人都会主动告诉你你要找的地方在哪里。 “去车站么,我载你们去好了” 那天早上睡了懒觉,十点多起来阳光温暖的洒在我们住的民宿,那是安安静静的小巷里的一件三层的小房子。我们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日本风格,屋子很简单,一张榻榻米,一个复古的衣柜,窗子很大,窗纸过滤过的夏天的阳光,明媚而温柔。满心欢喜地到楼下觅食,看见街边小店买蛋饼和三明治。 我和S都是喜欢吃清淡早餐的人,食物正合口味,然后我们打算去美浓镇,可是不知道怎么去,便问店里的年轻人。他一连可爱憨厚的模样,说可以帮我们查查看,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骑机车来来往往,加上美浓镇有些偏僻,所以他也不知道。“可以先去左营的捷运站,然后坐客运去美浓”,年轻人一边翻着手机,照着路线,对我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去车站么,我载你们去好了”,在一家不起眼的早餐店里,一个短头发女孩子对我们说。我们都是店里的客人。于是我和S便搭了这个女孩的车。后来在车上交谈,才知道她并不是顺路,是特地载我们去车站。虽然不远,但是我们还是很感谢她。 后来在台北,在台北车站附近,我们又吃了一次蛋饼和三明治作早餐。那是台风过后一个柔和的早上,路上还散落着台风来袭的痕迹,树枝在路上东倒西歪的躺着。但是已经能够看到阳光,在台风过后的宁静早晨,吃一顿温暖舒适的早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S问我中文怎样讲"The sandwich tastes good",我告诉了他,然后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对店里做三明治的阿姨说“三明治很好吃”,阿姨害羞的笑了笑。店子外面,已经可以看到外国人骑着租来的自行车来往。我们也踏上了去往花莲的旅程。